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以德报怨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8-24 分类:生活随笔

    听到我要上大学的消息后,造船厂的弟兄们倍感留连,特别是我曾信用有加的厂长黄立贵,那不舍的情怀更让我为他的今后担心。因为,他已将我对他的信任和重用化为了对知遇的回报。无论我在与不在,他都能把我的要求落实为行动,他全权掌管的物资没有我的批准,任何人都休想染指。这在“大家拿”为通病的国企中能不得罪人吗?如今,我这一走就等于撤掉了他的保护伞,可我又能为他做什么呢?无奈之余,我只有知其不可为而之的,向公司两位领导进言:希望不要因我的离开而影响对黄立贵的使用。我告诉他们;尽管人们对黄立贵有着各种非议,但其不循私情,敢于负责的精神是可贵的。然而,黄立贵最终还是被置闲。几年后他竟驾鹤西去了,据说是哮喘发作,仅此因还是另有他故呢?    在离开前的日子里,船厂的弟兄们给我又是践行,又是拍合影,这种浓浓地别情化成了对我激励,我是多么希望能以我日后的成功,来回报他们以一二啊!当然,我更希望公司能管好造船厂这份家业。但十分遗憾的是;我一走,造船厂立即灰飞烟灭。那么多的钢材,木材,电焊机和其他物资都在公司领导们的“大家批”中,数日尽去!他们是在用这种方式来发泄并报复我吗?    与造船厂群众对我的依依不舍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公司两位领导绝无哪怕是打个哈哈般的送别之举。可见,多有人情历练的他们,对我该心怀多大的芥蒂了!我在,他们千方百计地压制,我走,他们又觉得失落。其气量之狭窄竟达到了如此地步。人啊!无论他何种年龄,也无论他担任何种职务,只要忌贤妒能,那他们就只能是一个不通情理的人!当然更是一个短见的人!几年后韩书记就犯到了我手里。不过,我并未因此而挟嫌报复,相反,我还对他网开一面。那个时期,党政干部建房是最突出的不正之风问题,为此,全国都开展了大规模的清查。当时,我已代表县纪检委担任了县清房办的第一副主任。在我带领检查组验收交通党委清房工作时,发现他们并未按规定,将属于正局级干部的韩书记挪用公款建私房问题上交县清房处理。怎么办?若把查出的问题拿到县里,他将不仅仅退陪所挪用的那三万元钱了,党纪处分必将等着他!想到他临退之年的晚节,我把处理权留给了交通党委——那当然是一退了之。    

哪个医院治疗痫病辽源市治愈癫痫最好的医院如果患有癫痫可以运动吗